从批评中找到走下去的方向

浏览量:814 时间:2020-06-17阅读:877点赞:166

从批评中找到走下去的方向

在连续十次竞图失败后,
曾柏庭赢得人生中第一件指标竞图—台南一中综合体育馆,
以其对于结构之美的极致追求,赢得国内外瞩目。
接下来,他陆续以乌来立体停车场、土城国民运动中心、
中和国民运动中心等注目之作,翻转了台湾公共工程典型。

三十岁出头就拿下台南一中体育馆的设计竞图,并为他抡获一座ADA新锐建筑奖,让曾柏庭初尝独当一面的滋味。这样的胜利给了他很大鼓舞,让他更相信,默默努力终有一天会被看见。

可是这种甜美的成就感,并没有维持很久。
 

建筑圈开始好奇,这个Nobody到底从哪里冒出来?
 

而接下来,随着曾柏庭拿下乌来立体停车场、中和运动中心、土城运动中心等一系列公共工程设计竞图,负面言语不断流传。
有建筑圈前辈直下定论:这个曾柏庭,一定是靠爸族,肯定连工程图都不会画,都是他父亲的员工帮他绘图。


还有人评论,从台南一中体育馆到土城运动中心,每一件作品风格都不一样,他是不是一个没有中心思想的建筑师?

到国外领奖现场是走红地毯,欢欣庆祝作品受到肯定,台湾的模式却不尽相同,受奖人需在领奖前上台接受评审公开评论与指出作品的不足之处。

初期听到这些别人的话语,他大概花了一年多才释怀。每一天他都自忖:自己的人生、信念、方向到底对不对?


从批评中找到往下走的方向

「我对人生很少感到不确定,但那段时间,我对很多事情感到怀疑,几乎让我没法专心投入设计,」曾柏庭人生中第一次对自己的设计感到迷惘,怀疑自己是否做错。

但是曾柏庭很快调整心情,告诉自己,台湾就是自己的家,短时间内也不会再回纽约,因此要正视自己投身的建筑环境。

「批评让我更认清自己该扮演什幺角色,而不是因为得不到认同,就去迎合别人。我理解到作品没有绝对的对与错,价值观及教育背景占了很大的因素,」曾柏庭提醒自己往正面思考,会出现批评,表示已经引起注意跟重视。

就这样,他再次发挥「化悲愤为力量」的潜质,随着新作品的诞生,他有了破茧而出的豁然开朗,在不断赢得新奖项的肯定中,逐渐放下执念,看清自己的方向。

 

守护理想,据理力争 

建筑师面临的困境是,若想发薪水,赶快结案,就势必得默默听从,但是如果户外空间充满柱子,使用者与空间毫无隔阂的感觉立即消失,原本设计的最精妙之处便蕩然无存,到底应不应该坚持?

这种反覆辩证的阻力不仅来自业主,甚至事务所里也出现杂音。

如果要坚持理想,工程拖延,每天得面临设计费千分之一的罚款,这是「择善固执」的代价,一般建筑事务所很难承受。

「我不是为坚持而坚持,也不是存心炫技,而是觉得可以给市民更好的公共性。如果不去主张这点,其实把柱子加上即可,心里不会有拉扯,」曾柏庭解释自己的决定。

回顾这个设计,他认为,简单说来,就是台湾建筑圈多半认为政府命令无可挑战,不能违反公部门意见。再来,就是认为法规代表一切的看法根深柢固,因此鲜少据理力争。

但就曾柏庭看来,法规由人制定,若法规不合时宜,或当初订定时未考虑各种可能的情境,身为专业人士理当透过正式管道,提出修正意见及看法,帮助政府共同研拟符合时代创新,又能顾及安全的法规条例。

如果设计符合照顾人民的公共利益,这样的理想,难道不值得追求?为什幺不站出来告诉政府这是更好的选择?身为建筑师,就该为公共性、社会性等理想辩护,只要立意良善,应该努力沟通自己的想法。

这是一个困难的抉择,曾柏庭从空间的公共性、流动性到建筑美学、创意、创新等面向逐一说明无柱的种种好处,终于让审查委员认同这样的理念而同意放手一试。

「一幢建筑要屹立30、50、100年,我们要为这个社会提出创新的理念,以留下贡献,还是庸碌无为?」也就是这样的思考,让曾柏庭每每据理力争,作品得以保留原始设计精神,终于赢得讚赏眼光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重新想像》

从批评中找到走下去的方向

相关文章